「粤港澳大湾区论坛」专家建言:如何打破粤港澳三地体制机制壁垒?“技术、人才、企业”一个要素都不能少


发布时间:2021-05-04 10:47 作者:尚博

经济观察网 记者 冼嘉琪在4月25日经济观察报主办的的粤港澳大湾区发展论坛上,关于“如何打破粤港澳三地壁垒,加速城市群融合与产业协同发展”的问题再一次被提及,这也是目前众多大湾区创业者非常关心的一个话题。

「粤港澳大湾区论坛」专家建言:如何打破粤港澳三地体制机制壁垒?“技术、人才、企业”一个要素都不能少

信息化、数字化共享“敲开”体制墙

“其实这个问题挺难的,因为我一直在做智慧化这一块,从这个角度来说。先讲一个城市,我们现在都在打破城市各个部门之间的壁垒,因为它们之间的信息是不共享的。国家也一直在推动这方面,我们在做城市级的开放共享的时候,不可能去改变它的组织,你也不可能改变它该做的事情,公安就是做公安的事情。但是我们如何做到开放共享呢?”平安智慧城市研究院副院长兼首席科学家岳梅樱首先对这个问题发表了看法,“我们用信息化、数字化来做。做数字化共享的时候,你不会打破它的组织,也不会教它做不该它做的事情。只是每一个城市有一个发展目标,根据它的目标我们去制定一个流程,流程之间就把几个部门串联起来做到信息共享。如果提到城市群来讲,我们也可以用这种方式。”

岳梅樱补充道,信息化和数字化未来一定会在某种程度上帮助解决体制机制上的差异,“我们如何利用信息?其实就是让大家看到,如果把它打通的话,如果开放共享的话我们达到多大的效果。其实深圳这一块做的还不错,我们从深圳先做起,然后再接珠海、惠州、佛山,接不同的地方进来。我觉得体制并不是一成不变,但是有需求,经过各位老师、国家级的院士跟专家,他们一定会提出非常好的建议,但是我们必须要有试点先做先行。”

以促进中坚力量流动帮助城市群融合

「粤港澳大湾区论坛」专家建言:如何打破粤港澳三地体制机制壁垒?“技术、人才、企业”一个要素都不能少

香港贸易发展局深圳首席代表曾沂靖表示:“首要做的还是科技人才能够在大湾区自由的流动起来。”

以香港为例。“过去我们也曾经提过一些建议,香港聚集了大批的无论是香港本土的还是在香港的外籍科学家、留学生、高级管理人才,香港的特点是大量的外籍人士,他们没有回乡证,要到这边来还要申请签证。尽管有优越人才卡,A类、B类,给了高端优秀人才更便捷的进出,比如说长期的居留、工作签证,甚至有汽车牌照,这只是解决少量高端科研人才流动问题。我们的科技创新是以中小企业为基础的,如何界定它是高端科研人才呢?”曾沂靖解释道:“这个认定,各个地区认为他是就是,其实还是没有标准的。我们对人才的自由流动,应该从针对金字塔塔尖的少数人变成一个普惠制,让创新的主题、初创企业、中小企业能够真的把大湾区的资源用好。我们的赴港商务签证,过去是按照纳税额来算的,现在要搞科创企业,大量的中小企业可能5年之内都没有交税收,以税收来衡量,根本就没什么用。很多东西没有从服务传统经济增长的模式转移到服务科技创新新产业的模式,这个服务心态还没有完全转过来。但是现在在不断的改变,这个课题我们怎么做?”

曾沂靖表示:“比如说可以先设配额,比如说一年大湾区先设10万或20万个,先设总量,不至于冲击很大。比如说在中文大学深圳校区,所有的教授、学生两地往返,建议中文大学的深圳校区或香港,大四让深圳校区的学生到香港念一年,香港本部的也到深圳这边来实习,这个群体未来就是深港大湾区创新的中坚力量,你很难相信一个内地的学生对香港人生地不熟,会到香港去创新?对内地不熟悉的香港学生也很难会到内地创新,到香港念了一年书有一定的人脉资源,对那边有一定的了解,就可以到香港做创新。我觉得首先是要让广大的创新主体—初创企业能够首先更加自由的出入境,在这个基础上,这些人在大湾区不同的城市居住、工作、生活,包括实验室的设备等等,这些东西自由流通相适应的,全部都能自由流动起来,这个时候湾区的优势才能更好的发挥出来。”

「粤港澳大湾区论坛」专家建言:如何打破粤港澳三地体制机制壁垒?“技术、人才、企业”一个要素都不能少

竞争的主体应是企业,而非地方政府

“’9+2’的行政壁垒问题,城市群的问题,怎么合作的问题,不发生恶性竞争的问题,其实都是一个问题—谁是大湾区的主体,现在政府与政府之间的竞争,制度之间的衔接,其实不对。”广东省首届优秀社会科学家、广东省政府原参事陈鸿宇表示:“我从来不赞成说城市之间有竞争的概念。经济学从来不讲城市竞争,城市是一种合作,怎么合作?大湾区从来没有什么城市竞争,没有讲过深圳跟香港竞争,广州跟深圳竞争,其实并没有存在这样的关系。为什么会存在城市盲目发展,有竞争的态势呢?是因为政府的行为导致的。”

陈鸿宇认为,竞争是市场之间的,政府之间竞争是不合理的,是不应该的。各地政府本身扭曲了经济的连接,而对于信息壁垒,人流、物流、信息流等壁垒,打破这些壁垒是政府的职能。“大湾区本身的合作主体是企业,而不是政府,合作的核心是政府来推进,政府制造合作的氛围、环境、体制,政府不能代替市场说要做这个、做那个,推行具体的合作,比如说科研、产业的合作。我们说一个典范,它也不是政府推出来的,是市场搞出来的。政府不要代企业办太多的事情,而是要放开去做合作。基本观点就是讲这一条,更多的发挥市场的力量,发挥企业在整个合作中的主体地位,让企业间去竞争合作,而不是政府跟政府之间进行竞争。”

粤港澳 大湾 论坛

上一篇: 河北省个私协会联合省人才市场成功承办2018年京津冀区域(河

下一篇: @优秀人才:四川今年需招录1807名博士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