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为“天价年薪”招聘应届生,这是令人信服的人才观


发布时间:2021-05-05 08:04 作者:锋宁

(作者邓海建,荔枝时评特约评论员,杭州电子科技大学新媒体传播研究员;本文系荔枝新闻客户端、荔枝网独家约稿,转载请注明出处。)

华为又登上了微博热搜榜。

华为“天价年薪”招聘应届生,这是令人信服的人才观

根据一封华为总裁办签发的电子邮件,华为对部分2019届顶尖学生实行年薪制管理。这封电邮公布了8名顶尖毕业生的年薪方案,其中最低年薪下限为89.6万元人民币,最高上限为201万元。“21世纪人才最贵”这句台词,在这些青年才俊身上得到现实主义的演绎。

华为“天价年薪”招聘应届生,这是令人信服的人才观

最高201万的年薪,足够叫人“眼前一亮”。

当然,有“甲骨文花重金600万美元抢人工智能专家”等事实在前,难免会让人对这个平均百万年薪的数字不是特别敏感。但值得注意的是,华为的这个方案,是量身定制给2019届应届生的,并不是开给江湖“大咖”的价码;再看看其它头部企业给应届生的待遇,就会发现,这样一份年薪方案,算得上鹤立鸡群。

华为“天价年薪”招聘应届生,这是令人信服的人才观

作为一家28年来只对准通信领域这个“城墙口”冲锋的企业来说,华为的这份薪资方案,显然不是作秀,而是一个踏实反映企业价值观的决策。它传递了当事企业在薪酬分配上的基本原则:比如顶尖人才就该享受顶尖待遇,比如厚待人才就要“按价值定价”等。

然而在我看来,此事最大的价值并非仅仅印证了一家企业的价值观,而是从市场层面理顺了人才的供需关系。道理很简单,按照价值规律的基本精神,价格决定供求,什么产品卖得好,生产者就会对生产什么产品更热情。科技人才的培养和供给也是“理固宜然”。在BAT等头部互联网企业都能给应届生开出小几十万年薪的现实语境下,如果顶尖应届毕业生、尤其是核心技术层面的顶尖应届毕业生不能获得体面的收入,那么,谁还愿意在AI等领域筚路蓝缕地探索下去呢?

举例来说,华为电邮里拿到最高档年薪的是钟钊和秦通两位博士,他们二人的专业都属人工智能领域。钟钊是中国科学院自动化研究所博士,其工学博士学位论文是《深度神经网络结构:从人工设计到自动学习》;秦通为香港科技大学机器人研究所博士,其研究兴趣主要包括机器视觉SLAM,视觉惯导融合,多传感器定位。我们需看到的是,早前就有消息称,中国人工智能人才缺口超过500万人。《2019全球AI人才报告发布》显示,全球人工智能AI人才供不应求,人才需求爆炸式增长。因此,如果终端薪资不能如实反映出相关领域“人以稀为贵”的供求关系,那么,这个庞大的人才缺口靠什么填上呢?

以具体的薪资水平调节人才资源的供给,这是人力资源市场走向成熟的标志之一。

当然,华为也以石破天惊的年薪为企业“留人用人”做出了好的示范。一则,不拘一格用人才的关键,是建立与贡献度相匹配的薪酬机制。这些年,许多企业在技术上的转型升级动静很大,但在薪酬绩效管理上的改革几乎是动作很少。论资排辈、各种“照顾”,技术精英也需“媳妇熬成婆”地混资历。这是企业创新能力不足、留不住人才的根本因素。

二则,华为B计划带火了“科技自立”一词,而科技自立的关键是“人才自立”。没有人才的支撑,一切天花乱坠的概念迟早要被历史归零。华为在电邮中表示:“要用顶级的挑战和顶级的薪酬去吸引顶尖人才,今年我们将先从全世界招进20-30名天才‘少年’,今后逐年增加,以调整我们队伍的作战能力结构。”对于一家技术型企业来说,管理是服务,科技才是核心。如果不能正视这个关系,茶叶蛋和原子弹的笑话就会不同程度地延续下去。某种意义上说,投资者或者围观者看看企业对顶尖人才的态度,就能大概率预言到它的未来。

总而言之,华为开给2019年顶尖应届生的年薪,展示了一种令人信服的人才观,它简简单单打脸了“读书无用论”,它实实在在彰显出“知识就是力量”。它更启迪了这个乱花渐欲迷人眼的社会:渴慕知识、尊重人才,最简单粗暴的“表白”,就是给他们应有的薪资待遇。

华为 年薪 荔枝

上一篇: 教育部公布首批“拔尖计划”2.0基地名单!建设目标是什么?要

下一篇: 新动能国际高层次人才创新创业大赛在美国成功举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