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三角人才一体化· 乡土人才①」刺绣,我的生活方式


发布时间:2021-04-08 13:57 作者:瑄家

为贯彻落实习近平总书记今年8月20日在扎实推进长三角一体化发展座谈会上的重要讲话精神,加快推进长三角人才一体化发展,充分发挥乡土人才在带领技艺传承、带强产业发展、带动群众致富,助力脱贫攻坚、助推乡村振兴等方面的重要作用,真正让乡土人才强起来,江苏省人才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省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厅、中国人事科学研究院、中国组织人事报社、《中国人才》杂志社联合开展了“长三角人才一体化·乡土人才”有奖征文活动。活动自10月10日开展以来,读者们反响强烈,踊跃来稿。从今日起,本栏目将择优刊发稿件。敬请关注。

「长三角人才一体化· 乡土人才①」刺绣,我的生活方式

学艺

「长三角人才一体化· 乡土人才①」刺绣,我的生活方式

我是一个苏州绣娘,一个绣了四十多年的手艺人。

「长三角人才一体化· 乡土人才①」刺绣,我的生活方式

我出生在苏州吴县东渚乡一个太湖之滨的小村庄里。这里是著名的刺绣之乡,我们家是刺绣世家,我爸爸和爷爷是画刺绣稿子的,妈妈和奶奶都是绣娘。

在读小学时候,我就跟着妈妈和奶奶学做刺绣,学一点简单的针法。学了一段时间以后,我有了不少进步,我爸爸就在附近村子里给我找了个师傅,从此,我开始了漫长的学艺生涯。

姚惠芬在工作。

16岁那年,一次偶然的机会,我和父亲去苏州吴县刺绣厂看到里面一位师傅正在绣一幅意大利画家达·芬奇的名画——《蒙娜丽莎》。我当时感到很吃惊——惊叹苏绣中竟然还有这样高超、精湛的绣技!当时我就为之心动了,心想要是哪一天我也能绣出这样的作品,我会跳着、笑着去告诉全世界的。回到家里我就把自己的想法告诉了父亲,让他一定要帮我物色一位教我绣人像方面的刺绣老师。经过几个月的曲折寻觅,天遂人愿,我认识了近代仿真绣创始人、苏绣艺术大师沈寿的第三代传人、苏州刺绣研究所高级工艺美术师牟志红老师,并开始跟随她学习仿真绣的针法技艺和理论。

经过几年的学习后,我又拜了中国工艺美术大师任彗闲为师,系统地学习乱针绣的技艺和理论。

我很幸运,对于仿真绣来讲,我是沈寿的第四代传人;对于乱针绣而言,我成为了杨守玉的第三代传人。

1998年,我和妹妹姚惠琴一起在刺绣之乡——位于苏州西部太湖之滨的镇湖镇创办了当地第一家刺绣绣庄。二十多年里,我以针线为伴,沐浴着太湖的清风明月,一步一步地从乡间绣娘成为了一个刺绣艺术家。

精艺

经常有人问我:什么是好绣品?好绣品怎么做出来的?

我的回答是:好绣品要“有骨子”,要可观、可赏,可听、可读。

苏绣创作的第一步是从选稿和审稿开始,这是关键的一步,它考验的是创作者的眼光、思想和审美。

姚惠芬作品:水乡

《素描少女像》是一百年前一位法国不知名画家的素描画,2005年我在法国巴黎一家画廊里看到这幅画时对其灵动的线条与构图非常喜欢,当时就有了想把它绣出来的冲动。于是,我把它拍摄下来。回来以后我一直构思着如何以东方的古老技艺来表现这幅西方的素描画作。

这幅画的线条并不多,构图非常简约,人物与动物的比例关系十分精到。乍一看好像很容易绣,但仔细琢磨,其中的每一根线条都覆盖着一定的块面,处理起来非常难。

经过一年多的思考,我决定用一种新的、“简单”的绣法来创作这幅画。

怎么“简单”呢?在长时间的审稿过程中,我注意到了这幅画上面的许多线条与我们中国传统的线描画中的线条很相似,我可以用刺绣中的滚针来绣制画中的线条。与此同时,将画中素描的基本要素——光影透视用细乱针结合平针绣的技法来加以刻画,这样,就把中西两种不同文化中的技巧在一件作品里有机地融合,一种新的苏绣技法在这种融合中产生了。我把这种刺绣技法命名为“简针绣”。因为它的简洁、洗练、流畅、深刻。

在绣制中,我用不同色差的黑、灰线,以滚针和接针来绣制,局部再结合套针绣少女的头发、身体的轮廓。

梳理众多的线条,细分长短、粗细、轻重、刚柔,让头发飘起来。

强调形体的质感,丰富层次,融合虚实,还原少女的恬静。将原画的光影效果完整再现。

经过七个月的绣制,简洁、明快,恬静而有力的《素描少女像》完成了。

“图简、色简、针简,表现力不减”,这是我的创作意图。

“以简为美”“以简为道”则是我最终的追求!

常言道,越是民族的越是世界的;反过来,越是世界的就越能彰显民族艺术。

姚惠芬参加威尼斯艺术双年展的作品之一。

进艺

我认为,坚守传统与创新突破,保持特色与融汇中西都是苏绣一体两面所必需的要素。不懂传统,创新就无从谈起,“出新”就像浮萍;没有创新,传统难以为继。

当代的苏绣创作需要有一个大的突破!要突破就需要有当代的艺术形式,需要有当代的艺术精神和当代的艺术审美。

艺术当随时代,苏绣也是如此!

2017年,我和妹妹姚惠琴带领几十个绣娘创作了34幅苏绣艺术品参加了“第57届威尼斯艺术双年展中国馆”展览,这是苏绣第一次进入有百年历史的世界顶级的艺术大展,也是苏绣在和当代艺术的融合中获得承前启后发展的一个重要标志。

姚惠芬在指导绣娘。

其中的一组《骷髅幻戏图系列》运用几十种传统的针法去构成画面,表现意象。一方面将传统技艺重新挖掘、重新组合、重新创作,让传统刺绣语言——针法作为全新创作理念中的特殊媒介焕发出新的生命;另一方面,基于当代艺术表现形式与审美要求的创作实践,此次传统针法的运用在全新创作理念的指导下,颠覆传统刺绣方式进行创作,使作品呈现出当代性意义上的奇异构图。其全新的表现形式与审美内涵有了前所未有的突破和建构,是继沈寿“仿真绣”、杨守玉“乱针绣”、任彗闲“虚实乱针绣”之后苏绣的又一次创新实践,被视作苏绣发展史上的一个新的“里程碑”。

姚惠芬和绣娘们在一起讨论研究作品。

作为一个绣娘,我已绣了四十多年。从一个懵懂女童到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苏绣)代表性传承人。对于我来说,绣娘已经不仅是一种职业,而是我自己选定了的生活方式,而且是我热爱的生活方式。

生在绣乡,耳濡目染。年少习绣,接下来拜师学艺,苦苦追寻刺绣的真谛。现在想想:针,非生活不神;艺,非生活不精,真有道理。

刺绣,就是我的生活方式。

(作者系江苏省乡土人才“三带”名人、江苏省乡土人才传承示范基地负责人、苏绣艺术家)

(图片由江苏省人社厅提供)

人才 长三角 乡土

上一篇: 华为面向全球发布Datacom认证 未来三年培养15万数据通

下一篇: 香港电影人才乏力,这届金像奖尴尬了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