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抢人”数量全国第一,浙江为什么这么牛?


发布时间:2021-05-04 17:25 作者:一鸣

文/城市情报社【公众号、大鱼号、百家号同步更新】

2019年“抢人”数量全国第一,浙江为什么这么牛?

2020年,要说疫情期间哪个省的表现“零负面”,恐怕非浙江莫属。全国第一个启动公共一级回应、第一个出台复工定制包车政策、第一个有党政一把手亲自去高铁站接站的省份等等。浙江在疫情危机中的表现和担当,其他省份的人民看到了什么叫一流的执政水平。

2019年“抢人”数量全国第一,浙江为什么这么牛?

除了在疫情期间的耀眼成绩,在近年的抢人大战中,浙江同样笑傲全国。日前,最新发布的人口流入数据显示,浙江2019年净流入人口达到84.1万,超越广东的82.6万(这里指人口的机械增长),排名全国第一,这也是浙江多年来首次超过广东。在此之前,浙江2018年人口净流入为49万人, 广东为84.2万,仅过了一年,浙江人口净流入增加了35万,强劲的增长动力从何而来?

01 杭州、宁波成为全国新的人气之城

2019年浙江常住人口增加了113万,其中杭州增量最多,达到55.4万,力压深圳,成为全国新的人气之王。另一个人口大市宁波,2019年人口新增34万,排名全国第四名,两个城市的增量占到了浙江省常住人口增量的80%,人口增量之和超越广深之和。要知道,杭州2017年的人口增量为28万,仅为同期深圳的一半不到,而宁波在2018年以前人才流入率长期在全国城市20名以外。

2019年“抢人”数量全国第一,浙江为什么这么牛?

那么,这两个城市为什么会在2019年出现了人口暴增?冰冻之尺非一日之寒。首先说说杭州,杭州的人口拐点大约在2017年。2017年以前,杭州每年常住人口增量一直低于10万人,尤其是在2015年以前人口增量更是不足5万,在深圳每年60万人口增量面前不值得一提。但到了2016年杭州开始发力,此后一路高歌,2017年人口增量超过28万,与深圳差距开始一路缩小,直至2019年超过深圳。

再看看宁波的情况。2007年-2016年,这十年间宁波年均增长9.8万人。到了2017年,宁波的人口增量首次超过10万人,达到13万,闯入全国城市常住人口增长排名前十,成为当年最大的黑马。此后,连续两年人口增量都超过了十万。

从两地人口的增长数据不难看出,杭州和宁波的人口的拐点都不约而同的出现在2017年。那么,这一年里到底发生了什么?

02 流入的都是些什么人?

从猎聘网发布的2019年上半年《中高端人才就业现状大数据报告》显示,杭州和宁波在2018年二季度至2019年二季度人才流入率分别位列全国第一、第二位。也就是说,流入杭州和宁波的人口中,拥有高学历的人才占据了大部分比例。

这其中,与杭州和宁波不断放宽落户门槛和持续加码人才补贴政策有很大关联。从2017年开始,由武汉、成都引发的“抢人大战”一触即发,全国近20个城市相继加入,纷纷出台一系列落户补贴政策“抢人”。相比西安、武汉、成都等这些拥有众多高校的城市,杭州、宁波高校数量优势并不明显,这注定只能以走引进外来人才为主,向深圳看齐。2018年宁波发布人才政策,对大专及以上毕业生可先落户再就业,同时,将宁波工作的技术工人纳入到人才落户范畴,凭技术职称和职业资格即可落户。

同一时间段,杭州发布人才落户新政,对45周岁以下具有技师以上职业资格人员及35周岁以下具有高级工职业资格人员放宽了落户门槛。2019年杭州跟进宁波的步伐,把落户门槛降低到大专学历以上。

另一方面,在人才补贴上杭州、宁波也堪称大手笔。2019年,杭州发布重磅人才新政,对来杭工作的全球本科及以上学历应届毕业生发放一次性生活补贴,其中本科1万元、硕士3万元、博士5万元。宁波则是对特优人才、领军人才等补贴15万到800万元的安家费。

通过“真金白银”补贴带来的效果立竿见影的。拿最成功的深圳来说,这个外来人口最多的城市,在2014年以前人口增量一直处于低位增长,每年增量不超过15万。但从2015年开始,态势直接扭转,当年深圳发布人才新政,分别给予落户深圳的本科、硕士、博士给予6000-12000不等的租房补贴(新的补贴标准已在2016年提高至1.5万、2.5万、3万),政策实施不到半年,深圳当年常住人口就增加了近60万,此后骑车绝尘,人口增量每年保持在40万以上,连续几年稳居全国前三。

更何况,杭州的人才补贴力度与深圳不相上下,实施的范围更是扩大到全球,加上地处长三角腹地,与上海只有一个小时的高铁路程。随着京沪严控人口规模,杭州凭借欣欣向荣的新经济产业和创业氛围自然也成为了京沪人才外溢的首选城市,晋升新的人气之王也不足为奇。

与杭州不同,宁波在此次抢人大战中,引进的更多是技工人才。这个拥有430万外乡人,以制造业见长的城市在2018年GDP跻身万亿城市行列。宁波取得如此成绩,离不开雄厚工业底子。2016年宁波成为全国首个“中国制造2025”试点示范城市,2017年宁波出台“制造业+互联网”工程三年攻坚行动计划(2017-2019)》,在智能制造领域发力。2017年宁波规上工业增加值3266.7亿元跃居浙江第一。

庞大的智能制造产业创造出大量的就业机会,在宁波,拥有102.52万人从事智能制造产业,排名全国第七。这相当于每8个人中,就有一个在智能制造相关的工作。于是,我们看到随着宁波落户政策放宽后,越来越多户籍为外地的技术人才落户成为新宁波人。根据“猎聘智库”发布的2018年数据,流入宁波的智能制造人才占比达62.55%,也验证了这一点。

03 人口大量流入的背后是浙江的崛起

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浙江发达的民营经济、雄厚的产业基础催生出庞大的就业机会,吸引着源源不断的人才涌入。这个自古以来就富庶的江南之地,到今天经济增长依然强劲。2019年,在全国经济增速放缓的背景下,浙江以6.2万亿的经济体量依然能保持6.8%的增速,这样的成绩,在东部地区排名第一,在全国属于中上水平。

在城市层面,以杭州、宁波为代表的头部城市开始弯道超车。第四次经济普查数据修订后,杭州2019年GDP超过了天津、宁波超越青岛,双双挺进全国前15强。G20峰会举办、亚运会筹备和阿里巴巴等新经济崛起,从侧面反映杭州“数字经济第一城”存在感日渐增强。而宁波在获批“中国制造2025”试点示范城市后,实体制造产业实力大增,借助长三角一体化机遇,谋划打造港口经济圈,2018年宁波-舟山港在超越深圳港成为全球第三大集装箱港口,此后领先优势进一步扩大。

此外,城市软性环境也是一个很重要的因素。从最多跑一次改革到数字政务,浙江政府的执政水平一直领跑全国。特别是这次的疫情危机,可以明显的感到到浙江各级政府的执政水平比其他地方要高出一截,当许多地方把湖北人拒之门外的时候,浙江、广东对湖北人最为友好,杭州与广州深圳率先与湖北健康绿码实现互认,欢迎湖北籍务工人员“回家”,而且不需要隔离14天,直接可以复工。可见浙江的强大的包容性和前瞻力。当一个地方就业机会多又对把外地人当成“自家人”时,人们也就更意愿拥抱他。

2019年人口净流入全国第一或许对于浙江来说一个新的起点,怎么让外乡人安居乐业才是最终目的。这次疫情给我们敲响了警钟,城市公共教育、医疗等这些公共配套资源建设关乎未来的发展,浙江下一步如何在满足大量外来人口的公共配套需求下,优化公共服务水平,重塑新的竞争力就显得尤为重要。

浙江 疫情 全国

上一篇: 务虚求实|济南高层次人才发展促进会领导机构负责人务虚会召开

下一篇: 职场上,这几种人才,通常会成为领导的左膀右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