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曾经有多富?普通人的生活,全被安排妥当?


发布时间:2021-03-27 17:53 作者:朝寒

随着春节的结束,这两天各地陆续出现了返工大潮。而有一个地方再度吸引到了全国人民的注意:那就是东三省。

2月18号,国家卫健委针对东北的人口问题做出了官方回应,并提出“在深入研判之后,东北地区可以实施全面生育政策的试点方案”。

东北曾经有多富?普通人的生活,全被安排妥当?

一石激起千层浪,有人赞同,也有人不解,更有人质疑。那么东北的人口问题因何而来?又将走向何方?

东北曾经有多富?普通人的生活,全被安排妥当?

今天王小帅,就和大家聊聊东北的生育难题。

01

东北的人口流失,最早可以追溯到上世纪80年代。

东北曾经有多富?普通人的生活,全被安排妥当?

从数据上看,1982年全国第三次人口普查显示当时东三省一共9095万人,全国总人口为10亿3188万人,粗略算下来东三省人口占总人口比重的8.8%。

因为第七次人口普查数据还未公布,我们以2010年全国进行的第六次人口普查数据作对比:2010年,东三省一共1亿零951万人,全国13亿3972万人,占比约为8.1%。

很显然,和1982年相比,虽然东北人口增加了,但放眼全国东北的实际总人口所占比例却是减少了。

换个角度来看,如果2010年东北的人口占比和1982年类似,那么东北应该有1.18亿,现在只有1.09亿,少了将近1000万人口。那少了的1000万人跑哪去了?答案是显而易见的,关内。

有数据显示,东北人口主要向五大地域流动:北京,天津,深圳,上海和三亚。

除此之外,相信内地很多观众老爷们的生活中或多或少都遇到过东北来的朋友,或做生意,或在公家任职,总之能谋得一份薪资还算不错的差事。

一边是本地人口流失严重,一边是高层次人才往关内跑,那么唯一的解释就是东北的经济出了问题。

然而这里大家需要注意一下,我们常说中国的人口老龄化严重,属于未富先老,但微观到东北,这一套理论是不适用的,因为东北,它真的富过。

02

上个世纪五十年代,在前苏联的援助下我们开启了声势浩大的第一个五年计划。156项国家重点项目,东北独占54项,其中辽宁24项,吉林8项,黑龙江22项,总投资300多亿,占全国重点投资项目的37.3%。

工业化是一个资本密集增值的过程,财富的聚集会带来全方位的社会福利效应。在计划经济时代,工人是全社会最吃香的职业,因为整个社会的运行,都在围绕工人进行。

举个例子:众所周知鞍钢是改革开放之前中国最重要的钢企,而整个鞍山市的规划,曾经一度以鞍钢集团为核心。

从历史演变上看,过去老城区的市中心几乎可以和鞍钢企业占地面积划等号,时至今日,它120平方公里的土地依旧占了鞍山市区三分之一的地域。

如果你出生于上世纪鞍钢一户普通职工家庭中,那么你从托儿所,到小学初中还有广义上的高中,清一色由企业包办,再大一点,你的工作安排,住房配置,甚至结婚对象,企业都会有所过问,吃饭穿衣,生老病死,无微不至。对了,在当时有个专业名词来形容:厂办大集体。

以鞍钢为代表,在改革开放之前,东北一度是全国最富裕的地区。

东三省历年缴纳的工业企业利润和税金占到全国总额的五分之一,庞大的工人群体打造出了今天看来颇具“蒸汽朋克”风格的理想乡,但是时代在变化,风起云涌的80年代来了。

国企改制,自负盈亏,物价闯关,市场经济,加入WTO,中国的经济需要全方位发展,闭门造车终将落后于世界,东北的工人要吃饭,七亿中国农民也要吃饭,如何彻底释放中国经济的活力,成为摆在决策者案前的一道难题。

自上世纪八十年代起,东北的小型工矿企业或承包给私人,或直接倒闭,作为长跑冠军的东三省骨折了,它摔了一跤,经济增长的势头不再。

然而东北的底蕴尚存,名列前茅的全国识字率,大量有一技之长的产业高端产业工人,开始奔赴全国各地。

这是东三省在改革开放初期为全国经济做出的最大贡献,也是我们今天看到奋斗在各行各业东北人的最根本原因,可在互联网上,却有很多人对此视而不见。

03

说回人口流失,市场体制改革,对于内地发展不成熟的地区来说,相当于在一张白纸上作画,但对高度发展的东北来说,却是要把富春山居图改成清明上河图。那么东北的人口问题真的和关内一点共性都没有吗?也不尽然。

想要提高一个地方的人口规模,无外乎两种办法,一是外地人流入,二是本地人多生。就经济形势来看,目前指望大家伙闯关东明显不现实,那鼓励东北人多生?这也困难重重。

在解放前,中国高生育率高死亡率,除非富贵人家,一般平民家的小孩大多只管生不管养。

作家苏青有一篇名为《拣奶妈》的纪实文章,里面详细介绍了三四十年代江浙家长对新生儿的态度,女孩只留一个,男孩“丢堂里”,也就是孤儿院的不在少数。

解放以后,人多力量大的观念深入人心,城市居民生育有企业兜底,乡镇地区本着“养儿防老”的观念也生了很多娃,由于生活普遍贫穷,所以把一个小孩培养长大所需的花费几乎和古代没什么差别。

改革开放后,有两件事对人口冲击力度最大。1982年咱们开始实施计划生育政策,东北作为当时全国经济发展最好的地区,响应的速度最快,计生工作在全国名列前茅,因此和内地比起来,东北的人口老龄化要提早五到十年。

紧接着是全国公共服务被纳入市场体制,这意味着过去东北的厂办大集体开始消失,自负盈亏之下大量社会福利成为累赘,节节攀升的育儿成本使得普通人生不起,更养不起。

而这二者结合起来就形成了一个社会共识:因为要少生优生,所以一家一个。

因为一家一个,所以全家资源投入其中,因为全家资源的投入,在市场条件下育儿成本被激烈的竞争节节拔高,因为节节拔高的育儿成本,所以更加坚定了人们少生优生一家一个的信念。

有人说把育儿方式退回三十年前降低成本,这不现实,最简单的例子,过去的小孩子可以顿顿吃红薯,今天你让他们一个礼拜不吃肉试试?

结论

所以归根结底,今天的东北人口问题的根源还是出在经济上。

一方面是经济增长乏力,导致前三十年积累下来的中高端人才外流,另一方面是不断攀升的育儿成本,让普通人不得不选择一家一个。

现在的东北,需要的是一套手法高超的经济改革方案,把“投资不过山海关”的传言踩得粉碎,而全面开放生育试点应该只是相关政策的一环,更多系列政策一定会跟进。

要不然,就好比一个骨了折的长跑运动员请了一个牙医看病,牙医瞅了半天告他说要补钙,道理是没错,但怎么听怎么别扭。

东北 人口 问题

上一篇: 猎聘发布《2020在线教育中高端人才就业报告》

下一篇: 中汽协会与嘉定区共同打造中国高端汽车人才培训交流基地